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介布衣书生的博客

振兴中华文化、提升国民素质!塗鸦文责自负。

 
 
 

日志

 
 
关于我

生于富贵世家,长于忧患乱世。晚境优游,妻贤子孝。天生我材无大用! 凡事认真,必须合理可行。为人子,父殁卅年无改于父之道。为人夫,爱妻如己, 无谎言、不二色。为人父而教子有方。为人师,不误人子弟。与朋友交,重信义,为诤友。满腔爱国爱民热忱,源自孔孟之道!《程俊英教授纪念文集》有《送XX》绝句三首:(一)六载同堂共切磋,推敲诗注赞襄多。乘风破浪人千里,老泪纵横叹奈何!(二)XX赞子思无邪,恭俭温良众口誇。乙句校书尤仔细,传诗讲席现才华。(三)四化宏图岁月遒,风流人物正需求,望君早日旋乡里,作育英才建九州。

网易考拉推荐

微软“黑屏”事件激发的回顾与展望  

2008-11-01 18:26:31|  分类: 振兴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毋庸置疑,日前微软针对视窗操作系统(Microsoft Windows XP)盗版用户发动“黑屏”攻势,其主要矛头是指向中国的,所以在中国引起的反应也最强烈。本人在北美生活廿年,一贯使用正版操作系统,全然不受这次事件波及,气定神闲,却夜不成眠,引起深刻的思绪:为何中国民众要用盗版软件?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出路何在?

对于上述第一个问题,论者以软件价格与中国国民平均收入的对比,从经济角度加以论证,认为根本原因是软件价格超过中国民众的合理负担能力。无需再重复论述。第二个问题才是要害。由于本人十余年前风云际会地参与过中国软件技术人员与北美电脑资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 简称IT)业界合作的揭幕活动,似乎应该从头叙说其来龙去脉,希望引起中国IT业界和大众深谋远虑的思考。

笔者的本行是中国国学和古籍整理。与电脑和IT可谓“风马牛不相及”。1985年应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邀请,自华东师大古籍研究所赴美任访问学者,抵达纽约已年逾四旬好几,还是个地地道道的“电脑盲”,连电脑都没见过,因为那时在大学进入电脑机房重地是需要“政审”的,条件严格,非我辈所能问津。抵美不久就发现,银行已使用自动存、取款机,在现代高科技社会,如果不懂电脑,将是半个文盲。于是买来一台IBM Turbo XT组装电脑和几册电脑入门之类书籍,努力自学使用电脑的技能。后来1987年修图书馆科学硕士学位时,又选了四门电脑科目。从此有了一些电脑的基础知识。没想到1989年初定居加拿大后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一家电脑公司的生产部经理兼仓储部经理。不久还与几位同人合资经营一家小电脑公司,自任市场销售工作,居然连大名鼎鼎的Honey Well公司都列入我的客户。俨然成为一名电脑业者。

长话短说,时至1994-1995年间,北美IT业界的电脑软件开发蓬勃发展,印度急起直追,建立起年产值廿亿美元的IT业。为印度的经济起飞立下汗马功劳。此时一位在德国获博士学位后移居多伦多的密友鲁君和在英国获电脑硕士学位的新交朱君(复旦大学故中文系主任朱东润教授之孙,曾是中国建立互联网的技术骨干之一),都对我说——电脑软件开发方兴未艾,将来各行各业、一切设备都离不开电脑软件。我为之心动,中国人头脑聪明,开发软件所需设备只是每人一台个人电脑而已,投资有限,业绩一定不会比印度人差。我的思路于是敞开:中国应该利用人才优势,迅速建立自己的IT工业,先由入门的数据输入做起,逐步升级到软件编程和自主设计开发新软件,不但可以解决大量技术人员的就业问题,而且IT工业可以成为中国的支柱产业之一,促进中国的经济崛起。

此时我已应邀和我在某学院中文班任教时的两名特殊学员——英裔加拿大人高尔和来自毛里求斯的世代印度华侨路易合组了R&R公司。目标是与中国在IT领域合作、进入中国市场。正可谓风云际会——高尔是一位IT专家,精通电脑安全技术,为安大略省政府科研机构ORTECH甫卸任的总经理(曾任职加拿大国防部和蒙特利尔银行,负责电脑网络安全)。路易是一家美国五百强出版公司的市场开发部前总裁。二人是密友,希望我帮助他们进入中国市场。因此R&R正是天时地利人和俱全的一家前途无量的新公司。由于高尔的政府背景,我们去加拿大外交部和工业部处处如鱼得水。三人分工协作迅速制作了介绍公司的精美文件(路易是老手,驾轻就熟)并制定了业务计划(高尔是老手)。决定邀请世界级电脑安全专家、以在中国举行世界电脑安全会议作为进入中国的敲门砖。

为了取得加中两国政府的支持,决定先安排一次半官方的高层社交活动。于是由他们二人出面邀请加拿大IT协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ssociation of Canada,该协会是半官方机构,为加拿大联邦政府和IT业界的桥樑、政府制定政策的智囊团,有举足轻重的影响;IBM,SUN等电脑软、硬件大公司都是会员)的会长Galun Duncon先生(前任新斯高沙省检察长,是部长级高官),我负责邀请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总领事和科技领事等官员,出席在路易家举行的家庭晚宴。结果晚宴如期顺利举行,为我们三人之间互相尊重和信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晚除我们三对夫妇外,客人有Duncon会长夫妇、陈文照总领事(在北京航天大学任物理学教授的陈夫人尚未抵达多伦多)、科技领事杜文甫夫妇和陶元兴夫妇。陈总领事准时到达路易在北郊的寓所,后来才听说,陈总的司机(曾任钱其琛外长的司机)前一天曾驾车特地按地址试开一次探路,可见中国官方对这次活动的高度重视。出乎意外的是Duncon夫妇迟到约半小时,尽管连声道歉,却令陈总有些不快。加拿大官员还不习惯和中国官员非正式交往由此可见一斑。席间的热烈谈话很快就使会长迟到的阴影烟消云散。酒过三巡,只听会长开口道:目前北美非常缺少软件工程师,美国短少卅万人,加拿大缺三万人;如果给我三万人,我一周内就可以全部为他们安排职位。我正坐在会长对面,立即接口说:今天中国总领事和科技领事都在座,他们应该可以助您一臂之力。陈总闻言马上微笑着说:中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科技人才,我们可以考虑为加拿大选派优秀的电脑工程师。没想到初次家宴就为此后加中两国间的科技人才交流拉开了厚重的帷幕!难怪陈总在卡拉OK余兴活动后,兴犹未尽地握手告别前,认真地对我说了一句夸奖的话:张先生不愧为人民外交家!

此后数日,我们三人在多伦多市中心参观一年一度的电脑展,午餐时一位来自渥太华的政府官员和我们同席,满面春风地说:你们日前和Duncon会长商谈的引进中国电脑工程师的事,政府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可行性,为制定相关政策作准备,也许不久就可以实现。

承陈总的关照和支持,杜领事联系国内作具体安排,我们三人代表R&R公司首次访华很快成行。第一站是当年中国三大软件基地之一的北京,第二站武汉的武汉大学软件中心也是中国三大软件基地之一。第三站和第四站分别为深圳(国家科委的一个基地)和上海(复旦大学软件中心)。北京接待我们的是中科院软件研究所的专家卿斯汉教授。出发前,高尔向加拿大政府申请并获得批准,我们将刚解密的加拿大最新软件加密全套技术资料赠予中科院软件所作见面礼。卿教授接受时脸上惊喜的神色说明了这份厚礼的份量。在京短短几天逗留,双方达成关于合作召开电脑安全会议和共同组建中国进口电脑软、硬件测试中心的意向。无需说明,人人都明白,这个拟议中的中心等于中国进口电脑软、硬件产品的“海关”,而且测试收费使其无异一架印钞机!高尔不久前正是安大略省政府ORTECH研究所电脑软件测试中心的发起人和负责人,由我们提供技术和设备,与北京的科研和安全部门共同组建合资的该中心,可以说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离京前我在西苑宾馆收到国务院某部(主管电信和通讯)送来的短柬附言,希望在筹备电脑安全会议时,为他们留出大会发言时间。当时中国的互联网起步不久,网络安全是当务之急,我们提出召开这样的会议是“天地人”三和俱备。此后在深圳和上海的访问都成果累累。尤其是武大软件中心负责人、副校长李卫华教授的热情接待、殷勤希望合作有成令人印象深刻;在欢迎晚宴上,李教授特地将他的恩师和我的堂叔——武大数学系张彦昌教授请来奉为上宾,予我一个惊喜。可惜几年后听说李教授成为湖北省副省长候选人,一次率领他团队的精锐骨干赴郑州开会,返程途中中巴出车祸,李竟身首异处惨死,麾下软件精英几乎全军覆没,令人唏嘘!李教授曾亲自向我介绍过他的一员大将,说微软总裁盖茨曾赴武大点名要此人,他没舍得割爱。但愿那位人杰能逃过这一劫难!

为了具体筹备这次世界电脑通讯安全会议,我们后来又曾两度访华,落实会场、展厅和接待酒店等细节;国家科协负责人胡启恒(前政治局常委胡启立之妹)曾应邀出席我们在西苑宾馆举行的晚宴,客人有卿教授和筹组电脑测试中心的有关单位负责人。各项工作都按计划正常运作中。在访问国家科委时,一位司长建议由负责电脑软件开发的副主任接见我,让我当面讲解加中合作、借鉴印度经验、加速建立和大力发展中国软件工业的内容。我觉得当时时机还不够成熟,拟安全会议闭幕后再晋见副主任。不料后来返回多伦多,向金融界融资(风险投资)的关键时刻,高、路二人因不谙世情和中华文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出于不必要的谨慎,没通知我出席融资会谈,唯恐我越过他们自己能独当一面。以他们两张洋人的面孔和不通一句中国话,怎能打动投资人呢?一着错棋,满盘皆输。仅因卅万美元的资金短缺,电脑安全会议半途而废。下文也就不必多费口舌了。这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有心全力以赴的合作项目流产,而无心插柳柳成荫——中国大批电脑科技人才源源进入加拿大,后来又经加拿大进入美国,既学习了最新的IT技术,又积累了宝贵的第一线实际工作经验,其中不乏今日加中科技合作项目的生力军和中流砥柱,......

话题回到微软“黑屏”事件,倘若中国果真建立起自己的强大软件工业,能成功制造“两弹一星”并把载人飞船送进宇宙空间轨道的中国,难道不能自主开发电脑操作系统吗?由微软控制中国成千上万台电脑的操作系统,包括军方和科研机构的绝密电脑,不令人担忧吗?

老生已经退休有年,常言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真希望有朝一日看到中国独立自主开发的电脑操作系统和其他应用软件。但愿这一天早日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2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